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第二十三章 八卦之谈
    因陀罗深沉地觉得自己有罪。

    之前与百货店的老板争论了半天钱不钱的事,他干脆把放在茶几上的丸子忘在了那里抵债,转身进了丸子店重新买了一遍。

    嗯,事情到这里都还是正常的,但是…

    为什么丸子店的老板给他的丸子会是泉奈版的啊?

    因陀罗:迷茫jpg

    眼睁睁看着家里的甜党们一个个死于口舌之欲,明明第一个吃的人就发现了异状,偏偏还抱着独乐乐不如众悲悲的想法稳住形象,让接下来的尝试者们接二连三的踩进这个大坑,从宇智波斑到宇智波带土到宇智波鼬,堪称全军覆没。

    宇智波·唯一的咸党·佐助:“我该高兴吗?”

    他默默啃掉了手中的番茄。

    因陀罗从厨房里走出来便见一群摊在沙发上的猫饼,个个脸上挂着怀疑人生的表情,仿佛吃到了假的甜点。

    其实本来不应当会是这样的,宇智波家的人一向嗜甜,一般的点心根本就腻不到他们,但前提是这种甜点不是泉奈口味的。

    举个栗子,丸子店的丸子分为微糖、中糖、多糖三种,寻常喜好甜的人会选择点中糖,口味淡的会选择点微糖,而多糖通常不会有人点。

    因为多糖的甜度是中糖的三倍。

    鉴于这个店拥有堪称悠长的历史,因陀罗表示自己有权怀疑这个多糖口味是为宇智波特别设定的,此次他想买的便是多糖版本,奈何老板给他弄成了泉奈版。

    多糖的三倍甜。

    噫,想想就腻人。

    觉得这个锅有很大一部分是属于自己的,一向高贵冷艳的始祖大人屈尊降贵地亲自烧了水,还无比贴心的掐印用冰遁捏了些冰块,浸在杯子里让自家后辈们解解渴,好歹能缓解一下口中的甜腻感。

    宇智波带土动作飞快地灌了一杯水,感觉嘴里的甜味终于消散了些许,简直是忍不住热泪盈眶,一双黑色的眼睛闪烁着水光,看得因陀罗心里愧疚极了。

    完全没有领会到自家始祖愧疚心态的带土心超级大,他前一秒还泡着眼睛委屈得像一只金毛,后一秒却面带狰狞地嘎嘎嘎地笑了起来,拽着自己那份丸子就转头就向外面跑。

    ‘这样美味的丸子怎么能不和卡卡西分享呢?那个笨蛋估计今晚又要加班,这个丸子就送给他当夜宵吧~~~’

    “哈哈嗝他一定会眼泪汪汪地和我道谢哒~~”

    因陀罗看着他狂笑离去的背影不明所以,无奈地摇了摇头,转眼就看到泉奈偷偷摸摸地拿了斑的丸子,在那里吃的正欢。

    “泉奈…”

    宇智波泉奈闻声抬起头来,腮帮子还鼓鼓的,活像一个藏食的小仓鼠,他三两下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声音欢快地道:“始祖大人怎么啦?您有事吗?”

    因陀罗看着他乖巧的样子心中更觉无奈,总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一个坏人:“你今天已经吃了很多甜食了,这样对身体不好,剩下的冻起来明天再吃吧。”

    宇智波泉奈闻言顿时哭丧下脸:“qaq一定要这样吗?”一点通融都没有?

    因陀罗面不改色,红眸中写满了‘没得商量’,泉奈心痛地看了一眼手中的丸子,咬牙放在了桌子上。

    总算是妥协了。

    旁观了良久的宇智波斑见状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身来安抚性地拍了拍弟弟的头,他悄悄递给因陀罗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对着泉奈温声道:“因陀罗说得没错,今天的丸子就先冻着,我和因陀罗的两份都一起给你,明天再吃好不好?”

    泉奈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

    这边因陀罗和宇智波斑联手阻止了暴露吃货属性的弟弟君走向高血糖的道路,另一边宇智波佐助看着兄长的动作面露惊恐。

    “鼬你这是想干嘛?!”

    宇智波鼬一手拿着装满水的杯子,一手拿着新拿出来的丸子,抬头对着欧豆豆微微一笑:“我突然发现这种甜度习惯了还挺好吃的,觉得还可以再试试”说罢便义无反顾地咬下了手中的丸子,将一串一起包在了嘴里。

    宇智波佐助举着一只手僵在了原地,眼睛“咻”地变红,半响后又回复成了平日的漆黑通透,他面无表情看着作死的哥哥一杯接一杯地疯狂灌水,心中不由冷笑。

    叫你们一天到晚欺负我这个咸党╭(╯╰)╮

    鼬你心里总要有点逼数了。

    早日改吃咸吧(bu)。

    或许是因为宅子附近多出了意料之外的人,之后再有人邀请因陀罗出门都收到了始祖大人的拒绝,刚生波澜的生活又恢复成了之前的平淡无波,半个月转瞬即逝,本来还有些热的天气也添上了几分凉,蝉鸣渐消,树叶转黄。

    天却是一如既往的蓝。

    因陀罗照常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微风轻轻吹拂着他的脸颊,将颊边的散发吹得胡乱,他看着窗外广阔无际的天,思绪飘了老远,却又像是什么也没有想。

    木叶的天一向是碧蓝色的,间或有几朵云夹杂在其中,格外的安详平静,仿佛每一天都会是艳阳高照的晴天,在因陀罗的记忆中,有长达十几年的时光都是这样的色泽,但是他那短短一生的最后一个阶段,映入眼帘的却永远都是一望无际的白。

    或许是雪的颜色,或许是花的颜色,或许是天的颜色,或许是山的颜色。

    很干净。

    像是云。

    他一向都被人说是性格冷漠,怎到了这千年后反倒是多愁善感了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像他。

    宇智波斑看着坐在窗边发呆的始祖大人深深皱眉,他静静思索了一会儿,终是松开了细长的眉毛,端起了桌子上泡了好一会儿的蜂蜜水走到因陀罗身边。

    “喏,”他把右手的杯子递给他,坐到了沙发扶手上,端着自己的杯子也不喝,“你怎么不出去走走?这样会闷出病来的。”

    因陀罗接过蜂蜜水慢腾腾地晃悠了几下,他小小地抿了一口,长睫微微颤了颤:“淡了。”便再没有说话。就这样过了将近十多秒钟,他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抬头看向斑,三勾玉的眼眸雾蒙蒙的,看起来竟是莫名的有些呆。

    “出门?”他疑惑道,“我不是前不久才出过门吗?”

    宇智波斑:“”你这叫前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