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他乡遇故知
    随着那身穿皮铠,似乎是蛮人头领的蛮人一声令下,周围那些蛮人巨力士立刻怒吼着朝那白色怪物扑了上去,不知为何,这些蛮人巨力士故意不用武器,只是持着一面坚盾,徒手去跟这怪物角力。

    这怪物浑身白色长毛贴紧在身上,便如穿了一身盔甲一般,它双手之上指甲猛然伸长,对着冲到近前的一个巨力士便是一抓,犀利的指甲洞穿坚盾,一下子刺入巨力士胸膛,那巨力士也是悍勇,尽管胸腔被刺穿,口中学沫横飞,却依旧怒吼一声,将破碎的盾牌丢掉,双手抱住这怪物的手臂,不让它挣脱,而旁边的巨力士冲上来,想要将这怪物制服,却被怪物一拳击碎了脑袋。

    只是那些巨力士根本悍不畏死,纷纷怒吼着冲上,怪物纵然天生神力,却毕竟只有一人,话说蚁多咬死象,这怪物被数百巨力士围在中间,不多时便守多攻少,到最后更被十几位巨力士扯住手脚,不得动弹。

    看着被数百蛮人巨力士围在中间的白色怪物,冷颜暗暗松了一口气,若非这怪物刚好闯进来杀掉犀渠,自己只怕就一头撞进本来为这怪物准备的圈套里了。

    被撕扯住的怪物放声怒吼,声若龙吟,它挣扎时似乎看到了躲在房顶上的冷颜,微微一怔,随即它深深吸气,身体再度膨胀几分,变成了足有三丈高的庞然大物,相比之下,仅一丈高的巨力士便有些不够看,接着这怪物怒吼一声,猛然发力,十几名巨力士便被他一下子甩飞出去,轰然撞塌周围的几栋房屋。

    这怪物闷哼一声,显然也不好过,接着朝着冷颜的方向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但远在十几丈外的冷颜却听到耳畔传来熟悉的大梁语别进去,跟我来!

    怪物怒吼着冲出金帐王庭,那些巨力士一路追逐出去,冷颜在房顶之上略微沉吟,终究还是跟着逃了出去。

    虽然此时巨力士被怪物引走,金帐王庭内部很可能已经空虚,乃是一等一的良机,但既然这怪物惊动了内部,王庭里面必定早有准备,自己去暗杀那温其凉,只怕很难得手。

    再者,自己今夜本来就是要来探路,此刻被这叫做白魔的怪物打乱了计划,已经不可能继续探查下去。

    更令她好奇的是,这怪物居然会大梁语,那么是不是说它曾在大梁居住过一段时间?再想起那熟悉的感觉,会不会是自己旧识?

    略作沉吟,冷颜快步追了上去,吊在那些巨力士后几百步距离,看着那怪物边打边退,很快出了西樊。

    如此行了十多里地,那怪物脚程快,很快把巨力士甩在了后面,不多时便消失了行藏,那些巨力士追逐不上,愤愤的低骂几声,只得反身回了西樊。

    冷颜一路小心潜行,并没有露出什么蛛丝马迹,只是看到那些巨力士回返,她却同样找不到那怪物去向。正准备返回时,突然耳畔再次出现了熟悉的大梁语朝东。

    冷颜朝东面看去,借着不算明亮的月光,果然看到一道白影一闪而没。

    管它是谁,之前它明明占据上风却故意逃走,分明是发现自己行藏之后临时改变了计划,总之不会是敌人。

    冷颜快步朝东而行,不多时便在一片树林中看到了这白色怪物,只不过它不再是之前三丈多高的庞然大物,而是恢复了正常身型,约摸跟人差不多高。

    这怪物转过身,居然朝着冷颜笑了笑,开口道“你怎么了来了北原?”

    “我们之前认识?”冷颜戒备道。

    “不必紧张。”怪物笑了笑,随即挠了挠头,将脖子上那显得有些多余的赤色笼子拨弄了一番,说道“我记得你,那么你也应该记得我才对。荡剑宗大剑坪之上我们曾交过手的。”

    冷颜眼前一亮,脑海中一幕幕浮现出来,又看了看那赤色的笼子,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可是你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一言难尽。”怪物叹息一声,“这两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很多是我也没有预料到的。”

    略作踌躇,怪物开口问道“他还好么?”

    冷颜不答,却反问道“你怎么跟他分开了?”

    怪物沉默一会儿,摇了摇头,“说不清楚,不过还会再见的。”

    “你知道我跟他不熟的,为何要问我他的事?”

    怪物笑了笑,憨态可掬道“这你可骗不了我。这易容术世间除了他,便再没人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么必定是他教的你。”

    冷颜不再戒备,在旁边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说道“他还好,现在在平州城过的很滋润。我该怎么称呼你?叫你白魔?”

    “那不过北蛮子戏称,叫我二白吧,他都这么叫我的。”

    “二白?”冷颜巧笑嫣然,“这名字还真是……符合他的个性。”

    二白翻了翻白眼。

    “你怎么会去了那金帐王庭?”

    冷颜偏了偏脑袋,“去杀一个人,若杀不了这人,我便不能回去。”

    二白点了点头,伸出手来,说道“巧了,我也刚好要去拿回一样自己的东西,要不要一起?”

    冷颜起身把手放在二白巨大的手掌上,笑道“那就合作一次。不过话说回来,还是你以前的样子比较好看些。”

    二白再次无奈的翻翻白眼。

    第二天一早,昨夜金帐王庭内被怪物袭击的痕迹早已经清理的一干二净,冷颜依旧是蛮人女子打扮,她走到王庭外看着那空了的巨大笼子,撇了撇嘴。

    想必这西樊城中的百姓都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吧?即便听到了些动静,也只能装作平常,这一点倒是跟南地建康的百姓一样。

    帝王脚下,哪里容得下那么多的质疑和询问。

    冷颜绕回林府源那间皮货铺子,却发现林府源已经回来了。

    看到四下无人,林府源凑到近处,低声问道“大人,昨夜可还顺利?”

    冷颜侧脸看了看他,微微一笑道“我改主意了,你今天赶紧收拾行装,找一支商队南下回大梁吧。”

    听到这话,林府源脸上一喜,但随即担忧道“小的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对这里还算熟悉,大人你自己在这里,又不通蛮语,有些事情只怕……没那么容易。”

    “不需要你多管。”冷颜从怀中拿出一枚匕首模样的朱漆牌子丢给林府源,说道“带着这东西,回去之后随便寻一处据点混日子,或者不想干了,干脆隐姓埋名找个女人生孩子去,这杀手总不能做一辈子。”

    林府源看着手中的朱漆牌子,满脸的感激,对着冷颜磕了一个头,转身回了铺子开始收拾东西。

    冷颜坐在铺子门口,朝着北面的金帐王庭,猛的灌了一口酒,眼神冷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