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吸血山庄二——第二间密室
    “西门冷月倒悬粱下而死,当时门窗锁闭,凶手如何脱身而出?还有那盖着凌千羽名字的血指印。假如凶手就是凌千羽,他之前一直扮做别人,为何要在死者咽气之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身处那间密室的逍遥帮主道。

    脚步敲响地面的声音,在房中响起,便是因为逍遥帮主在房中踱步。

    他踱着步的时候,目光也从上到下的瞥着房中。

    脚步声响了好一会儿,当脚步声断了,逍遥帮主已经俯下身子,将目光投向脚前那个物体。

    伸手拾起,啊!原来是两截折断了的门闩,只不过这两截门闩的一端都插着一根钉子!

    “门闩有可能是,破门而入时,承受不住冲力,所以断作两截的。怎么可能一端有钉子?没听过谁家门闩带钉子的,奇怪,奇怪。”盯着门闩上的钉子道。

    “但是,这一定是由于冲力,弹开一边的。莫非凶手不是把门闩放在插孔里面,而是用钉子插在别的什么地方?”凑近门旁,上下打量。

    突地,两扇门的左下角与右下角夺去了他的目光,原来左边门扇的右下角,右边门扇的左下角,各有一个小小的孔。

    逍遥帮主将两截门闩插着钉子那端,对准了两个孔,推入进去。

    啊!两截门闩严丝合缝的抵在了两个孔外,倾斜着的两截门闩,看来像是有人翘起的两个脚尖。

    逍遥帮主一拍脑门道:“好高明的凶手!反正门闩就算插在插孔里,当破门而入的力道冲过去后,门闩也是要被折断的。这样,事先折断了门闩,钉上钉子,抵着门角,虽然可以出去,但从外往里推动时,就会被阻住力道,就像门里上了锁一般。最后人奋尽全力破门而入,震断门闩,也会以为是在插孔里面震断的。凶手只要事后将别的房中的门闩替换下来,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更不会有人注意门角的小小孔洞,当真是高明的让人害怕的凶手。”

    逍遥帮主俯身,将右边插在孔里的门闩拔下来,拉开右边的门闩,侧身钻出,伸手去推左边还插着门闩的门扇,果然推不动了。

    试过后,逍遥帮主再次钻回房中。

    “果如我所料,凶手便是如此制造的这间密室,不过,这既是西门先生生前的房间,一定还留有别的线索,等我去寻一寻。”心中钻出这个念头来,便伸手在房中将什物摆设挪开原位。

    摩擦声从逍遥帮主手里挪动物体的时候蔓延到房外,直到整栋吸血山庄。

    尘土扬起,似飞虫一般,往逍遥帮主的眼里钻。

    他继续挪动着物体,摩擦声断了,却才歇下身子,既是因为找到了要找的东西,也因为不剩下未挪动的物体了。

    逍遥帮主刚才从被子底下,搜出一张经过折叠的纸来,展开纸面,啊!竟然是另一张邀请客人的名单。

    逍遥帮主的目光从名单上的人名扫过,盯在了自己的名字上,原来这张名单上,自己的名字竟被圈上了一个细细的红圈!

    “有人要杀我?一定是这样,不然,圈我的名干嘛?难道西门冷月生前的计划是要杀我?不会吧,我想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者这个死的不是西门冷月,毕竟我和他不熟,干嘛大费周章要杀我?”大惑不解。

    其时时近午时,逍遥帮主拉开门,拔起脚步,走出门去,映着太阳灼灼的日光,来到大厅。

    脚步刚在大厅落下,一片脚步声又纷纷向大厅里来。

    脚步声一起断了,众人都站在逍遥帮主眼前。

    “逍遥帮主。听说今早你一直都在查案,可有什么线索么?别独占着,跟我们说说,宝藏别独你一个人享。”众人道。

    “小有发现,可以饭后再说。”逍遥帮主道。

    众人凑近桌旁,正要放下身子,忽地窗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那声音越来越响,也就是说发出声响的东西靠近了。

    悉索断了,几只蝙蝠撞破窗棂间的窗纸,闯入厅中,它们在厅中粱下盘旋飞舞。

    不时从口中发出瑟瑟地鬼叫,那叫声,只能让人联想到鬼。

    日光借着几只蝙蝠破开的洞,透入里面,将那破开的孔映得好似吸血鬼的瞳孔般发亮。

    众人缩作一堆,瑟瑟发抖,抱着头,道:“妈呀,一会儿不想多待,蝙蝠要吸人的,快跑。”

    众人都把吃饭抛在脑后,拔起脚步,溜出厅外。

    惊魂甫定。

    “吃个饭,都能遇到这种事,还说这里没有吸血鬼么?”众人抱怨道。

    “这个不关吸血鬼的事的,我想有人要吓唬大家,事先在厅中暗放了血腥的东西,那蝙蝠闻得血腥而来,这不算什么难解的事吧。”逍遥帮主道。

    “哎呦,你真有些本事,刚刚都顾得抱着头跑,你还能闻到什么味道,你不怕的吗?”众人惊道。

    “有什么好怕的?”逍遥帮主道。

    “佩服。”众人道。

    “不过,趁着这个机会,我有些发现要跟大家说说,大家可别害怕。”逍遥帮主道。

    “什么发现,比遭遇蝙蝠还恐怖的么?你先说。”众人道。

    逍遥帮主从怀中摸出两张名单,展开来,双手并举着。

    众人的目光扫过两张名单,伸出舌头道:“怎么回事?不是只有一张西门冷月死前留下的线索吗?怎么还有一张?那一张在你的名字旁怎么还有个红圈?这是什么意思?”

    “告诉你们,不要害怕。我和西门冷月素无恩怨,他不可能大费周章布下陷阱来杀我。我想之所以这样,有可能江湖上一个与我有仇的人,借着此处,布下陷阱,本想来杀我,可不巧的是,也许凶手与真正的西门冷月有仇,却不知道西门冷月已死,或者西门冷月在别的地方之类,把替身给杀了。我想事情应该就是这样。”逍遥帮主解释道。

    莫测天捏了捏下巴道:“别搞得你像主角似的!我若是比你早一点得到这个线索,我比你知道的早,另外圈个红圈未必是要杀你是吧,也许是别的意思。”

    杜翻天摆了摆插在发髻中的花道:“杜兄,说的是。这里面这么多侦探,把我们都当成不如你的人?放心,谁都不比你差多少,有人大费周章,惊动这么些名人,为了杀掉你这么一个人,我不信的。”

    李永宜捋了捋长髯道:“我觉得,这位年轻人,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大家不要心浮气躁的好,接着听他说。”

    许巍然掐了掐鼻尖道:“如果有人计划要杀你,假装自己是西门冷月,编出宝藏之类的,请来许多人,就为杀你,我觉得那你就算被杀,也死的值得了。”

    包山海拧紧眉头道:“前面四位兄弟说完了,该由我老包说说了。假设西门冷月邀请我们来什么的,都是假的,为了杀掉逍遥帮主。而是凶手却与真正的西门冷月有仇,接下来,说不定还会继续杀人!把报仇,设计的更像是吸血鬼的诅咒一般。”

    罗庞捧着肚子道:“包兄,所言极是。两张名单轻易到了我们手里,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是怎么回事,为了避免让别人觉得自己的手法败露,极有可能继续杀人了。”

    高坚用手支着半张脸道:“假设凶手,就在这里。他面具底下的真面目也就是凌千羽,包兄,罗庞。你们的言语,岂非是在给他出谋划策一般。”

    萧正风用手弹着胡子道:“算了,算了。不必多说,如果不继续杀人,岂非正如逍遥帮主所说的只是错杀了人,一定会继续杀人的,你们放心。”

    众人想到凶手会继续定下个目标,一朵乌云飞上印堂,那一阴到底的脸,再也收敛不住。

    半晌,脚步声向几个方向蔓延开去,因为众人已踏上回房的路。

    脚步声断了,吱呀一声接在脚步声的尾音,便是众人合并了门,倒在床上。

    逍遥帮主倒在床上,忽然掠过一个念头道:“午后,闲来无事,不如去那间密室再探一番。”

    提起身来,拉开门扇,走了出去。

    脚步声蔓延到那间密室,当脚步声霎时间断了,逍遥帮主已经伸手拉开了门。

    血腥气兀然似透明的猛兽般向人袭来,逍遥帮主挺身闯入。

    啊!室内地下竟然印着数个清晰地脚印,而且是在外边脚底下沾了泥土后,带入室内印下的,显是曾有人来过。

    逍遥帮主急三火四的在室内找寻凶手带走了什么,片刻间,他发现原来那插着钉子的两个门闩不见了,地下横着两个顶端未插着钉子的门闩,

    伸手拾起,只见两截门闩断处锯齿状的裂口宛然,像是刚刚折断不久!

    “我知道了。凶手一定在刚刚的那群人中,一定以为我不曾发现他这个秘密,所以趁着午间这段时间,来偷梁换柱啊!哈哈,幸亏我在此之前就发现了。”逍遥帮主笑道。

    他的笑声在室内回荡,蔓延出去,充满整栋吸血山庄。

    戛然停在了他脚步踩在门槛外面之前。

    戌时。

    夜幕降下,犹如被吸血鬼的斗篷遮住了光线。

    众人从各间房中出来,齐聚厅中。

    那形似吸血鬼的烛台上,蜡烛渐渐的化作蜡油,蜡油染在烛台表面,亦如从吸血鬼牙缝间渗出的血液。

    众人在桌旁放下身子坐了,轻轻坐在椅子上,在周围恐怖氛围的压迫下,仿佛坐在行刑台上一般。

    诡异的烛光,骇人的塑像,当烛光映照在厅上本就栩栩如生的塑像的脸上,岂非像在一副没画眼睛的吸血鬼的画中点上眼睛一般。

    塑像的目光似一张网般,交叉环绕盯住众人。

    众人在塑像的监视下,等待着酒菜端上来。

    菜品罗列,酒坛垒起。

    逍遥帮主眼前一只碗,被斟满了,伸手取来。

    摇曳的酒水,在幽暗烛光下,像是一碗血,举碗饮下。

    体内一点酒气蔓延开来,放下碗来,酒又从底层爬到碗沿,因为斟酒的人又将酒壶的嘴对准了他的碗。

    第二碗举到唇边,一口气送入口中。

    只觉得肚里面酒气凝结了一大团,火辣辣的,似一团火。

    碗底下再次碰到桌面,第二碗已饮尽,酒不觉的爬出碗沿时,酒已斟满。

    第三碗举起来,凑到唇边,一饮而尽,只觉得烈火焚身,满腹酒气要窜出体外而去。

    碗沿还留着唇边的温度,人已醉,不省人事的醉。

    翌日,天明。

    日光透入房中,挽醒了床上的人。

    倒在床上的人是逍遥帮主,他掀起被子,爬下床来,从衣架上取回衣衫,整齐的披在身上。

    拉开房门,跨过门槛,走了出去。

    悬空红日,如吸血鬼的瞳孔一般,亮灼灼的,照在吸血山庄上。

    走了一会儿,一个人也不见,难道又出事了?

    突地一个声音叫住逍遥帮主道:“你还在散步,又出事了,快跟我去看看吧。”

    他拉住逍遥帮主的手,七绕八转的走去,当两个脚步声响从蔓延到戛然而止时,逍遥帮主只见众人站作一排,围住一间房外。

    逍遥帮主分开众人道:“又出了什么事了?哪个倒霉的人死了?”

    众人道:“这次是杜翻天,叫他几次,都不开门,我们找来了下人,正不知道怎么办,正好碰上你了。”

    逍遥帮主便挨到窗旁,划破窗棂间的窗纸,探入目光,啊!他简直不敢相信有这样的事发生!

    房中有一个身披高领斗篷的人,背向着窗子,他面前抓着一个人,便是杜翻天。

    背向窗子的人,双手搭在杜翻天的肩头,歪着脖子,头伸向杜翻天右边的脖子,看来便像是准备下口嗜血用獠牙刺透皮肉的吸血鬼。

    逍遥帮主颤声道:“你们快来看一看。”

    众人也都挨在窗旁,划破窗纸,眼前的一幕,在众人的目光把所见之景传入脑中时,都把嘴裂开,惊声大叫,那叫声蔓延出吸血山庄,直到悬崖底下。

    逍遥帮主伸手推门,推几次都推不动。

    只得奋尽全身力气,亦如那早那宛如射出炮弹的威力,撞向大门。

    只听到砰的一声响,犹如爆炸的声音,门已裂开,逍遥帮主闯入里面。

    虽然心知世上绝无吸血鬼,但眼见那个背着身子身披斗篷的人,还是倒吸一口气,将脚步每一步迈的比一步远,慢慢的靠近来。

    在脚步落到那个背着身子的人的旁边后,这才看清楚,这原来是个草扎成的草人,把他披着斗篷,从窗外看来仿佛是人一般。

    但这草人身前的杜翻天,却是真的死了,腹部被人插了一刀,鲜血滴答,在下汇聚成一滩,每一滴滴下,都能荡起一个血漪。

    原来杜翻天已死,死人怎能立住?凶手把伪装成吸血鬼的草人放在尸体身前,竟是起到一个尸体的支架的作用,草人挡住了刀,也挡住了沿刀滴下的血,只留给外面的人一个仿佛吸血鬼要吸取人血的假象。

    众人跟在后面,逐一闯入,无不大惊大叫。

    莫测天拍着亮亮的脑门道:“这个家伙,一个男的,整天插什么花?爱臭美。我就说他该死!如果凶手他就在这几个人里面,他估计只能拿他先开刀了。”

    李永宜手里握不住拐杖道:“咳……,我都有些吓咳嗽了,老夫也见过别人装神弄鬼的,也不怕什么!可谁曾见过这么让人打冷战的凶手?我一大把年纪,不怕你们笑话,我也得说个怕字了!”

    许巍然手里紧攥着衣角道:“妈呀!这便是鬼故事里才能发生的事,昨天大家都乌鸦嘴了吧,说点什么不好,非要说凶手还要继续杀人,你看吧,这不是应验了?”

    包山海擦着额头积的汗道:“凶手,一定就在我们这里。也许是你,也许是他。总之,他就像我们推理的一样,如果就此罢手,岂非都让我们猜中了,他便只是一个错杀了人的人,他只能继续杀下去,把一切装作吸血鬼诅咒。”

    罗庞伸出手按着心口道:“你们没什么,我这胖的,刚刚足足得下掉了两斤肉!我的妈呀,我的心,还没缓过来呢,我要多按一会儿。”

    高坚强打精神道:“事已至此。大家应该要想个方法逼凶手现身才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轮到诸位头上,可怎么办好?”

    萧正风抚着刚刚惊恐之下抓伤的位置道:“高兄,言之有理。别只顾着害怕,害怕有何用?再还没轮到头上之前,赶紧把凶手揪出来,不能饶了他。”

    逍遥帮主一言不发,凝住了身形,将下唇咬住,心中开始斟酌。
为您推荐